杨小野

记录者。

那个闷热的 晚高峰的 七月北京夏日

毫无征兆地 狂风暴雨就像世界末日般裹挟着闪电倾泻而下

地铁出口瞬间变成了灾民避难点 空气里是混着疲惫和汗味的拥挤 潮湿 

地铁后勤部的叔叔急急忙忙赶来 皱着眉头艰难地给每只伸向他的手递上一只廉价的塑料雨衣

旁边卖伞的大婶不乐意地看着他

作为一个外地人 我像得了优惠一样接受过首都人民才有的福利 拆开包装 转了个面儿 用手指捻开这两层塑料薄膜 笨拙地套在我和我的背包上 开心地走出了地铁口

这才看见 暴雨哗啦啦地打在地上 在已经积水的马路上打出一层层涟漪 又被飞驰而过的汽车擦出一朵朵刀片似的水花 洋槐树叶也被雨水洗得油亮 和七月初绽小花一起 在狂风中尽情摇摆 一切 就像一出夏日交响乐

我又觉得它们是在邀请我去舞蹈了 我更开心了

踮着脚 手里旋转着地铁口十块一把的塑料雨伞 看雨珠以巧妙的紧凑性顺着伞沿划出完美的弧度 尽情呼吸着夏日雨天的空气里才有的味道

回了寝室 脱了那件雨衣和已经湿透了的鞋

弯腰看到了闺蜜去澳洲没法带走的这箱书

一切刚刚好/

不久后 我就剪了短发/

评论